网络作家打眼:我有一个武侠梦

从古玩都市转到玄幻仙侠
网络作家打眼:我有一个武侠梦

网络作家打眼:我有一个武侠梦

网络作家打眼。

网络作家打眼:我有一个武侠梦

《神·藏》

网络作家打眼:我有一个武侠梦

《宝鉴》

网络作家打眼:我有一个武侠梦

《仙宫》

网络作家打眼:我有一个武侠梦

《黄金瞳》

说到网络作家打眼,很多读者最先想到的,就是他的经典作品《黄金瞳》。这部描写文物鉴宝的小说,不仅打开了典当古玩类小说的市场,也引来大批作者竞相追随,成为古玩鉴宝类网络文学作品的开山之作。随后,他的《天才相师》《宝鉴》《神·藏》相继发布,引发关注。2021年12月初,打眼历时两年八个月创作的967万字仙侠小说《仙宫》完结。在《仙宫》完结之际,打眼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独家专访。

1  接触典当古玩行业多年   经验+知识促成《黄金瞳》

打眼,本名汤勇,江苏徐州人,现任海南网络作家协会主席。

正式开启网文创作之前,打眼接触典当古玩行业已近10年。“大概在2000年,我在深圳工作,帮人做字画生意。在深圳书城里有个古玩市场,工作不忙的时候,我就经常去里面转。虽说不在典当行里工作,但对这里面的门道也了解了不少。那时候外地过来买字画的人特别多,整体市场行情也不错。”

那些年,打眼见到过藏家买到真品的喜悦,也目睹了不少人一掷千金却只收到赝品的失落。“我一直都很喜欢看书,从传统文学到网络文学,都喜欢看。记得是2009年的某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把市面上能够吸引到我的书看完了,就萌生了创作的想法。加上看到很多人因为买到赝品古董而失落,就开始幻想自己有一天能不能获得某种本领、神通——通过某个物件看出古玩的本质。当然,这就是纯粹做梦,现实中不可能出现,那就写本书吧。《黄金瞳》也就问世了。”

《黄金瞳》里,在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,因一次意外眼睛发生异变,从此一路开挂,轻松鉴宝,实现人生逆袭。“书里面提到的很多知识都是有迹可循的,包括里面对古玩的鉴赏、历史追溯、历史价值等等,都是对现实古玩市场的观察与呼应。”打眼坦言,为了这本书的创作,自己查阅了不少资料、书籍。“写书肯定要查很多资料,不管是古董器物本身,还是它背后的历史与文化,其中的学问是很深的。”

《黄金瞳》的爆火,引发众多热议,也让“黄金瞳”这个IP走进了更多人的视野。打眼笑着回忆道:“有次我去云南旅游,看到有一家古玩店,名字就叫‘黄金瞳’。把我吓一跳,我心说‘这个版权要不要结算一下?’后来《黄金瞳》改编成了电视剧,张艺兴主演。这个剧算是一部出圈的作品。很多现在直播赌石的博主,有时候会开玩笑说‘你以为你有黄金瞳啊’‘你以为你是张艺兴啊’,也都说明了《黄金瞳》的影响力。”

2  创作卡文很常见  需要大量阅读不断学习

打眼最初写作,原本只是想把自己在生活当中接触到的人和事,通过文字阐述出来。“最开始创作的时候比较简单,就是用一个个故事把整条线索串联出来。后来写的时间长了、顺手了,也不觉得写书有多困难了。”在他看来,网络文学跟别的创作很不一样。“网文是每天都要写作的,但不是天天都有灵感。越到后期,灵感的涌现就越发珍惜,卡文也就越发常见了。这时候就更需要进行大量的阅读,通过阅读激发自己的创作。”

特别对于古玩鉴宝类小说,除了需要沉淀、积累大量的鉴赏知识、艺术与历史文化背景,还需要对古玩市场中的尔虞我诈有所感喟。“我笔下的很多故事都取材于现实,但是在表达的时候需要艺术化的加工才能更加生动、具象、吸引读者。想要将一个好故事呈现给读者,必须要不断地学习。”

打眼非常感谢网络文学的出现,“网文可以说是改变了一代人的阅读习惯。以前四五百万字的纸质书,肯定是一个长篇巨作了,一两年都读不完。像姚雪垠耗时42年写下的巨著《李自成》,我整整花了一年时间看完。而在网络文学时代,则是每天追随着作者的更新脚步,作者写完了读者也看完了。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阅读习惯。”

3  回归都市文写“修复师”  故事与专业同样重要

2019年3月起,打眼开始创作新书《仙宫》。相比以往他得心应手的鉴宝类小说,《仙宫》将主题转到了“仙侠”之上。

提及“转型”原因,打眼坦言:“一个题材写的时间长了,难免会萌生一些跳脱的想法,想到古玩行当之外的天地去看看。再者,古玩行里面的各种套路与名堂都被我写光了,一时半刻很难找到新的灵感,虽说古玩圈里的故事林林总总,但总有写得疲乏的时候。人嘛,总要不断去琢磨些不同的东西。”

眼下《仙宫》已经完结,这次的转型经历也成为他创作生涯中一次有趣的尝试与冒险。“最开始是想写《天才相师2》,把主角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来写,但写着写着发现故事的走向似乎不是我最初想象中的样子,对我是一次极大的挑战。”在打眼看来,人总得在不同的人生阶段,做出不同的尝试。“未来,我还打算写科幻、仙侠、武侠,各种类型都试试。每个写作者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,更何况是我们这些看金庸、古龙小说长大的人。”

仙侠文之后,打眼打算回归都市文,创作一个以“修复师”为线索的作品。“虽然仍跟古玩相关,但是切入点不在古玩上了,讲修复,既可以修复古玩,也可以修复别的。”在他眼中,网文创作最重要的仍旧是故事,要将“修复知识”潜移默化地嵌入到故事当中。“好比一个元朝的青花瓷,我们要做的不只是简单的鉴定、修复,而是要围绕青花瓷本身,讲述它背后的故事——从元朝流传下来,在各个时代流传到了什么样的人手里,被什么样的人收藏,在战争年代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等等。只有把这些东西融入进来,它才能变得更加的厚重与传奇,而这也是读者喜欢看的。”

目前,“修复师”的大纲正在酝酿中,并修改了好几稿。“我以前不写大纲,到了《宝鉴》《神藏》才开始写大纲,字数也只有几百个字,把一个主线贯穿出来就行了。所以看到别人一个大纲写几万字,我就很懵圈,我写不出来。因为我写的时候随时会有新的想法。列非常详尽的大纲,反而会把思维桎梏住,想象力也会受到限制。”

对话  创作者不要被旁人  左右构想及故事走向

封面新闻:一般网文里的主角都会有一点金手指,你怎么看待金手指在网文写作中的运用?

打眼:不要刻意去强化金手指,但是也不能忽视它。因为人不是全才,你在一个领域里懂的东西并不多,金手指的设置可以让主角延伸出更多能力,这点对主角的发展、剧情的走向都是很重要的。像重生,本身就是一种金手指,像“黄金瞳”能看穿各种本质,也是一种金手指。我的作品中,庄睿能看穿古玩的本质,但也是通过努力、学习,一步一步走向巅峰的。

封面新闻:从都市到仙侠,现在又回归都市了,你觉得自己更擅长写都市文吗?

打眼:我觉得写作最不该有桎梏的,就是作者的思维。你把它固定了,就好比别人给我一个大纲,让我按照人家的大纲写,这不是我的东西。创作,还是要写自己的东西,不要给自己设限。说不定哪一天,我会再跳出都市,出去溜达一圈。

封面新闻:写作十年了,有遇到一些挫折或者挑战吗?会卡文吗?

打眼:还好,我算是顺风顺水的。卡文还是很常见的,有时候根本写不出来,在电脑边一坐就是一整天,坐十几个小时,怎么都写不出来。遇到这种情况,还是要“死磕”。磕完之后,你感觉剧情就顺了。有时候你死磕的剧情,读者还挺喜欢看。

封面新闻:所以故事的剧情、节奏还是很重要的,比如主人公的升级体系。

打眼:是的,主角的能力升级不能太快,好比主角一出来就天下无敌,这本书就离写崩不远了。一个好故事的呈现,往往需要脚踏实地步步积累。现代人想看主角的奋斗史,看他怎么一步一步从穷小子奋斗成世界首富,或者升级成仙侠文里的仙王之类的。这种升级的过程,是读者喜欢看的。

封面新闻:所以如何平衡和读者的关系呢?你怎么知道读者喜欢什么、不喜欢什么?

打眼:作者要是跟着读者走,书就没法写了。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走,写好写坏是一回事,但要有自己的坚持。

封面新闻:网络文学改变了很多人,你的收获是什么?

打眼:收获很多,算是改变了我的人生。

封面新闻:现在有很多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,对他们有没有一些建议?

打眼:我觉得大家还是要传达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给读者。希望网文作者可以引导读者,让读者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,帮助一些小读者树立正确的三观。

本文转载自封面新闻·荀超,图片来自网络,本文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与本站联系。

更多精彩请加Q群交流:239632414 or 关注【一书微信】微信号:yinovel2017
(0)
上一篇 2022年1月18日 14:34
下一篇 2022年1月19日 11:45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