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写网络小说谋生不可能?写手100万字赚600元

两年时间里,小萨在一家文学网站连载写作了100万字的小说,收获了600元钱。

netflix公司, 一杯咖啡, 互聯網

当然,与写小说带来的快乐相比,钱对小萨来说不怎么重要。刚从大学毕业的她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。但正是工作的辛苦,让她没有了写作的力气–小萨已经一年多没写新的小说了,也很少与曾经追捧她的读者们交流。

眼下,因网络小说而成名、从网上到网下都大红大紫的人物,并不罕见。在网络文学界,写手们以更新质量高、速度快,为常人所不能为,被称为”大神”。2012年初,席卷全国的”甄嬛”风潮,便是由网络写手”流潋紫”带来。而去年创造票房奇迹的电影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也是由台湾网络小说写手”九把刀”编剧、导演。

网络小说写作的主力军是在校大学生–他们有相对的文化素养与写作能力,也有空闲的时间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年轻,充满想象力,也有成名的欲望。”流潋紫”、”九把刀”等知名写手,就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创作网络小说,并开始出名的。

问题是,随着网络文学界竞争日益激烈,”上榜”成名的难度也与日俱增。像小萨那样怀揣写作梦想的年轻人,发出的声音越来越难被人听到。”占据榜单前列的网络小说,真正的佳作越来越少;依靠故事’痛快’、更新’飞快’、主角’愉快’来吸引读者的小说越来越多……”急于”吐槽”的不止是写手,还有大量追文的读者。

本报见习记者 张小叶

终于有了第一次,热爱写作的小萨,把文章贴上了网络。

结果,她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收获。不少网友都成了她的读者,并且热情地“催更”——在网络文学界,“催更”是“催促更新”的简称。

2011年,小萨从上海一所名牌大学毕业,进了公务员队伍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而她的另一个身份,是一名颇受欢迎的网络小说写手。

在晋江文学网,小萨连载了5本言情类小说,每本都有近10万的点击量,也有一批书迷。如果算上网上各种非授权的转载,小萨的小说有几万次的阅读量。

“大众的平均水平,偏上一点点。”小萨并不认为自己在写作上天赋很高,但从初中起,她就开始了“写着玩”的日子。当时,她的“作品”只拿出来和极小的圈子里的朋友交流,但很快就感受到了写作的兴趣。

终于有了第一次,小萨把文章贴上了网络。结果,她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不少网友成了她的读者,并且热情地“催更”——在网络文学界,“催更”是“催促更新”的简称。

“我记得第一次有不认识的人来追文,那种感觉是很好的。最多的时候,和我互动的有几十个人,虽然大家现实中不认识,但在网上其乐融融,会因为我的文章而聊到一起,我觉得很开心。”

小萨一直觉得,支持她写作的最大动力,就是“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和大家分享”的感觉。2010年5月,正在读大三的小萨开始在晋江文学网上连载自己的作品,并很快受到好评。连载不到一个月,晋江文学网的编辑就主动联系她,希望她成为签约作者。

对于初涉网络小说的作者来说,成为签约写手是梦想的第一步。签约之后,网站会将作者的大部分章节转换成“VIP”章节。这样,读者就需要为阅读付费,这笔费用由网站与作者分成获得。同时,网站会将签约作者的书放上“推荐榜”。一般来说,上榜书籍获得的点击量,将会爆炸式上升。

“光‘起点’一个网站,现在就有580多万部小说,就算每本小说标题就一个字,放在你面前,你也要看上半天。谁能上榜,谁的点击量就大得多。”普普,资深的网络小说书迷,曾长期在大学的BBS上担任“武侠小说”版版主,对不少武侠、玄幻类小说如数家珍。在他看来,网络小说与传统小说最大的区别,就是“太多了”。

为了让自己的书上榜,小萨先得完成签约指标,也就是保证更新量。在网络文学界,开始写作一部小说经常被形象地称为“挖坑”,而作者要做的就是不断用更新来“填坑”。这个名词形象地说明了作者的境遇。

最猛的时候,小萨能保证每天更新2000字,但这个速度在网络文学界并不算快。以网络小说《史上第一混乱》成名的写手张小花便曾在作品中调侃,“偶像能日更两万字,简言之,偶像做的事情我们都很佩服但就是做不到”。

调侃归调侃,当张小花因为家庭原因而放慢更新速度时,立刻有书迷表达了失望,甚至有人以“骗子”、“黔驴技穷”恶语相向。有书迷叹息,“真怀念那个日更7000字的张小花”。

小萨的压力相对较小。但她仍然感觉,自从签了约,写作已并非纯粹出自兴趣。“有段时间妈妈住院,可我还有一周更新21000字的任务,那个星期真是疯掉了。”那时,她在照顾母亲和更新作品之间不断“穿越”,牺牲了睡眠时间,几乎没有闲暇。如果不能保证更新量的话,最轻的惩罚是“三周不得上榜”,最重的处罚则是“永不上榜”。

更新量是一种沉重的压力,但还不是全部。小萨更苦恼的是,写作题材有时也成了“规定动作”。小萨的两部书分别以“重生”和“穿越”为题材,但她对这类题材其实不感兴趣,因为“编辑说,现在这两个主题受欢迎,要多写写。”

“光‘起点’一个网站就有580多万部小说,就算每本小说标题就一个字,也要看上半天。谁能上榜,谁的点击量就大得多。”为了让自己的书上榜,写手们不得不屈服于题材上的“规定动作”——什么流行就写什么

作为老读者,普普对网络小说的题材重复颇为不满。“你到起点网一搜‘穿越’,有6万多部书,一搜‘重生’有3万多部。这种题材能红有它的原因,看着爽快,你一个现代人跑到古代去,以现代知识对付古代人,当然很爽,很吸引人。但是作者们为了让自己尽快红,都想着走捷径,有人想出了新点子,马上就会被别人‘借鉴’。长此以往,反而让读者不知道该看什么书,因为看上去都一样。”

小萨从未想过自己能像流潋紫那样有名,虽然她比流潋紫只小五岁。

1984年出生的流潋紫告诉记者,她第一次正经写稿向杂志社投递,是在2005年。2005年底,当时还在读大三的她,已开始在网上连载那本日后大红大紫的《后宫甄嬛传》。

高速度、高质量的更新几乎是网络写手走红的唯一途径。

一次网络文学青年论坛上,有写手抱怨说,每个月写不到20万字就上不了榜单,而月产10万字的写手会“饿死”……

任何人,包括流潋紫自己在内,都不可能预见到《后宫甄嬛传》有一天会红遍整个中国,虽然当时她已经获得了不少网友的支持。流潋紫回忆,最初的写作过程“非常高兴”,常常不断地刷新评论页来获知网友们对最新章节的评价,“读者的期待和鼓励是最大的动力”。

尽管如此,流潋紫承认,码字的无数个日夜是“枯燥而艰苦”的。对于网络写手们来说,如果想要走红,保持高速度、高质量的更新几乎是唯一的途径。2010年,上海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举办的一次网络文学青年论坛上,就有写手抱怨说,每个月写不到20万字就上不了榜单,而只能写10万字的网络写手会“饿死”。

虽然如今被视作“大神”,但流潋紫也有自己的艰难。早在2007年,她的《后宫甄嬛传》写到了第三卷,并被出版社出版。同时,这部作品的电视剧改编权也被买走。但直至电视剧《甄嬛传》于2011年播出之后,她的名字才红遍大江南北。流潋紫说,在《甄嬛传》第三卷写完的时候,她已开始感到压力。一方面,“我感觉这个故事或许可以就此结束了,离开后宫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,但读者期待我将甄嬛的一生继续下去。”读者的期待与她的内心感受形成了矛盾。

另一方面,在网络上“呼风唤雨”、拥有大批粉丝的流潋紫,那时毕竟还是一个普通的大四学生,面临着人生的选择。毕业求职的那份焦虑也成为了她的压力之一。从小立志做教师,流潋紫在高考时就选择了师范大学。“学了这么多年,不想因为别的东西放弃”。大学毕业后,她进入杭州的一所中学教语文,最终,《甄嬛传》也得以继续写下去。

“红”小说动辄上百万字。按千字3分的价格,如果读者要看完一本百万字的VIP小说,就要付出30元。而许多大热的小说往往有数百万的点击量,这意味着上万的读者数量。

成为签约写手,对于小萨来说,还意味着能多一份收入。按照她的签约规则,当她的小说成为VIP章节后,读者需要为阅读付出每千字3分的代价。而这3分钱,网站还要与作者四六分成,也就是说,每当小萨1000字的作品被一名读者阅读,她就能获得1分8厘。

这个价格看上去着实很低,但在网络文学界,“量”就是王道。“红”小说动辄上百万字。按千字3分的价格,如果读者要看完一本百万字的VIP小说,就要付出30元,而许多大热的小说往往有数百万的点击量,这意味着上万的读者数量。所以,不少年轻大学生都萌生过写网络小说谋生的梦想:看上去,写小说既浪漫,又自由,还是兴趣所在。

但这只是理论上的计算。网络世界风云变幻,靠写小说谋生,并不容易。

小萨的5本书里有两部VIP作品,而这两本VIP只带来了600多元。

普普也认为,全脱产写网络小说,如此谋生几乎不可能。“‘唐家三少’号称是中国赚钱最多的网络作家,一年几百万收入。但能像他这么写的人有几个?今年6月,起点网庆贺唐家三少‘100个月不断更’。不客气地说一句,他的作品很多设定也都雷同,给角色设定了很多级别,主角就是不停地打架、升级。但就算如此,平均每个月写20万字,雷打不动坚持10年,已经很可怕了。”

连流潋紫也表示,“从来没有想过要靠写作作为谋生手段,否则我的职业也不会依然首先是教师。”她透露,虽然《甄嬛传》获得了很高的关注,但她的生活并没有太多改变。“现在我还住在杭州很偏僻的地方,还要还30年的房贷。”

担任电视剧《甄嬛传》的第一编剧后,流潋紫需要经常去片场。由于她供职的学校是寄宿制,空闲时间本就不多,所以去片场只能安排在周末,改剧本用的也是下班和寒暑假的时间。“到现在为止,我还是一个普通教师的状态。学生们知道我写了《甄嬛传》,但大家都分得很清楚,觉得我就是老师,并没有把学校以外的身份带进来。”

即便是出于维持写作生命的角度,流潋紫也不希望放弃目前的职业。“写作是一件很累、很孤独的事情,它是你与内心的对话。写作是不能脱离社会的,如果脱离现实,这样的小说是不能为人接受的。写小说的人不能闭门造车。”

因为工作的原因,小萨已很久没有更新作品,她完结连载的最后时间,定格在2011年。“我挺懒的,现在工作比较忙,下班以后就没什么力气写作了。”每天的工作结束之后,小萨回到家里时即使打开电脑,多数时候也只是看看电视剧,刷刷微博。

写得不多,形不成长时间占据榜单的势头,写得不快,读者没耐心等。现在就算是金庸、古龙到网上连载小说,都未见得能红。走红的许多小说,作者根本没时间用心写,文笔很差,读者只是追着看新鲜,留不下什么东西。

作为读者,普普也在逐渐远离网络小说。“网络作品要想红,没别的,就是写得多、写得快。你写得不多,形不成长时间占据榜单的势头;写得不快,读者没耐心等。我想,现在就算是金庸、古龙到网上连载小说,都未见得能红。走红的许多小说,作者根本没时间用心写,文笔很差,读者只是追着看新鲜,留不下什么东西。”

对于网络小说的文学性与文字质量,盛大文学网曾表示,稳定的更新并不意味着无视质量的“打字速度竞赛”。很显然,没有读者会愿意为低质量的小说更新付费。“至于文学性和文字质量,有争议是正常的。对于网络文学的认识,应当放在一个更为长期的维度内作评判和比较。就像传统文人对小说,改革开放初期对武侠的态度一样,从不认可到普遍接受需要过程。”

而对于小萨来说,写作已经成了放在抽屉里的梦想。虽然,她还在幻想着回归的那一天;虽然,还有好几个故事大纲躺在她的硬盘。但是她自嘲,写惯公文的手,再写小说,“已经手生了。”

本文转载自文汇报,图片来自网络,本文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与本站联系。

更多精彩请加Q群交流:239632414 or 关注【一书微信】微信号:yinovel2017
(12)
上一篇 2020年7月1日 21:24
下一篇 2020年7月2日 16:53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